• 周二. 6 月 18th, 2024

魏建勋|大道至简—2023年度中国书画名家作品鉴赏

admin

8 月 2, 2023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联书画艺术中心书法家,江苏省直书法家协会顾问,南京市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新四军研究会铁军书画社副社长,江苏省、南京市书画院特聘书画师,亚太管理学院艺术中心主任,国家级南京江北新区文联、书法家协会主席。

书法作品两次入展中国书法“兰亭奖”,七次入展“全国展”和“全国中青展”并获奖,多次入选“全国行草书展”等专项展览。十三次在“塞克勒杯”“中华杯”等全国性或国际性书法大赛中获金奖。

在南京、扬州、徐州、南通、甘肃、桂林、海南、大同等地多次举办过个人书画展。作品被中国文学博物馆、江苏省美术馆等多处博物馆、纪念馆和机构收藏。

某日,众友人聚会时,与青年中医师张树剑君吟和了几句,后请建勳兄书写了送给了其中的一位美女,却引得众美女接踵而来。

他笑着不予认可,可美女们却笑得分外开心:有的嚷嚷着要拜师学字,有的则充满憧憬地说要把墨宝留给后世子孙。

我不知道,似这般领着叽叽喳喳的小丫们去玩耍会不会搅了建勋兄的清雅,但我总是觉得他整日价独自呆在屋里写字太过寂寥——书可以老、但人不可老;而不老,首先就是生活丰富多彩,有兄弟畅饮,有朋友欢聚,有结伴出游,还有……红粉求字。

至少,在我们一圈朋友的眼里,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那就是俗称的“不显老”、“看年轻”吧。如果将头发顺顺好再染上一染,说他50岁应该能蒙住很多人、包括眼光毒辣阅人无数的挑剔女人。

按中国传统属相,建勳兄肖兔。那年我们同游,在日月潭附近的一处名寺景点,有一个散布着十二生肖石雕的广场,他乐呵呵地跨骑在一只长耳朵兔子背上,童心大发地让我给他拍照。

这让我牢牢记住了他的属相—因为家父也是肖兔。但那时却一点也没有据此推断他的年龄:动不动算人年龄那是女人干的事情,爷们儿在一起原本就是兄弟相称的嘛!

一般说来,属兔人的性格大都呈现如下特点:温柔、善良、乐观,感情细腻;精明灵活,体谅他人;气质高雅,思维缜密;能忍耐谦让,不好争执。

他与人为善,朋友交往时总是处处谦让,即便有点儿事情,也总是“不愿意去麻烦别人” (建勳兄常用语);

可是朋友若有所求,他却每每出手相助显得义无反顾。他性格达观,总是笑嘻嘻、乐呵呵的,胸中似有旷野莽原。

进门时他总是抢着去拉开门,出电梯时他也总是挡着电梯门让别人先走,上旅行车他总是自动坐到最后的位置上,

至于“温柔”、“感情细腻”这一类软绵绵的词汇,我以为是用来标注“气质高雅”的雌兔的,原本不属于豪爽粗犷的建勳兄。

例如他自己常常自曝“粗心”:从大西北觅到一方美石,千里迢迢一路无恙,背着进门时却摔碎了;去海南办展,朋友赠宋代海瓷青花碗一口,喜得屁颠颠地抱回来,又在摆上桌子时摔成数片;有人给他寄来一根阴沉木,我看到包裹时有一米多高,数日后拆了包再看时,却短了一截,询之,曰:不小心折断了;从单位画室搬东西到北极阁工作室,最仔细的是一个紫檀木博古架,上面每一格都放着他多年积存的心爱之物,还是在搬好放置时“吧唧”掉在地上,留下一地心爱的碎片残渣……

我总是忘不了他最伤情的那一节:由于一个人的离去,他是如此地心痛和悲伤,以至于我一连几个夜晚都能接到他带着酩酊醉态打来的电话,语无伦次地表达着一些白天他清醒时绝对不会说的痛彻心扉的昏话。

我,只有静静地倾听,想着古今中外那些个被情感击倒的纯爷们的故事,去感悟“无情未必真豪杰”的痛楚。

最应该被批评的缺点似乎是“满足于现状的时候多”这一条,这几个字足以让一个名头颇响的书法家汗颜。

我当然也无法判断建勳兄是不是“满足于现状”的人,因为我平常看到听到的都是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画面和故事。

于是入解放门,沿台城城墙,漫步至玄武门。星月当空,彩灯映湖,曲径蜿蜒,楼阁联袂。钟山隐隐于东,舟楫轻轻在水;重檐回廊间频传歌声,青石雕栏边屡见舞者。建勳兄见之甚喜,谓玄武湖修葺后尚未进来过。我们饶有兴味又漫不经心地聊着、看着,走累了,便在湖边的长凳上坐着歇脚。无意间,又聊起了书法。

他说,自己的字是硬写“写”出来的,没有更多地吸取“书写”以外的文化营养。特别是那些年屡屡参加书法比赛,且一出手就拿大奖,自己挺自满,安于现状,没有借势形成自己的“创”和“变”,现在想起来挺自责的。

我不知道这番话是不是建勳兄在进入老年之际对自己书法人生的自省,反正套在属兔的他身上,倒是给生肖性格说平添了一个佐证。

这是一个精力旺盛、活力充沛、个性纯真的星座,代表着初生的原始灵魂和感觉。我比对了一下白羊座的性格特征描述,也清晰地看到了建勳兄的影子,比如说白羊座出生的人,无论年龄多大,都可以将其视为永远具备赤子之心的孩子;他们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坚强的意志力,不服输的毅力和冒险犯难、创新求变的精神。

我想,这是镌刻于骨子里、流淌在血液里的东西,不会因退休而黯淡。一旦摆脱了俗务的烦辛,它将愈发澄净空灵,愈发值得用生命去营造和描绘,愈发会喷射出灿若明霞的光辉。